Tag Archives: 高雄洗腎

總是不辭辛勞的母親

Tireless mother

我們的媽媽一直以來都很努力地將我們兄弟倆扶養成人,
爸爸在我們很小的時候便去世了,
如今家裡唯一的經濟來源只剩下了媽媽,
媽媽長期都一次擔下了母親以及父親的角色,
終於過了二十多年,我和哥哥終於獨當一面且小有成就了,
而媽媽卻因長期的疲勞和不眠不休的工作,
身體早已受疾病所苦多年。

我和哥哥看見這樣的媽媽也總是感到相當地不忍心,
所以只要媽媽要去高雄洗腎診所做檢查,
我和哥哥都會輪流請假陪同媽媽一塊去,
這間高雄洗腎診所也是哥哥受其他同事所推薦而來的,
起初媽媽相當地排斥要定期地去高雄洗腎診所,
後來經過了一段時間後,
媽媽也與高雄洗腎診所的人員產生了一些感情,
彷彿那裏的醫生以及護士也是他的小孩一樣,
看見這樣的媽媽,我們也是多少放了不少心。

 

與爺爺一同去高雄洗腎診所

 go to Kaohsiung kidney washing clinic

這陣子,因為工作告了一段落,
我也終於有比較多的時間陪親愛的爺爺,
爺爺因為腎臟出了問題,不得不長期去高雄洗腎診所
原本在其他家人沒空時,都是由住在隔壁的姑姑去陪爺爺的,
現在我終於有了時間可以幫忙分擔此事,姑姑也感到相當地開心,
前幾天與爺爺一同去了高雄洗腎診所
發現爺爺和高雄洗腎診所的護士小姐以及醫生都相當得熟悉,
每個護士看到爺爺都會很親切地向爺爺請安,
爺爺也都會很高興地與她們聊起天來,
看見爺爺這樣開心地與其他人聊起來,我也放下了不少心,
原本還擔心著帶爺爺再度來高雄洗腎診所做檢查,
是否會讓他覺得厭惡什麼的。

高雄洗腎診所的設備都相當得新穎又齊全,
裡面的環境也很適合照護病人,
醫生與護士都待人相當地親切又專業,
這或是是爺爺不太會對於看醫生感到厭惡的原因吧!

飽受腎臟疾病所苦的丈夫

靜玟的老公近年來飽受腎臟疾病所苦, 導致他長期去高雄洗腎中心洗腎, 靜玟看見這樣的丈夫總是這樣忍受著病痛, 她也時常為丈夫感到難過與不捨, 起初兩人都對於未來都不太抱持著樂觀, 但在高雄洗腎中心的用心照料以及鼓勵下, 使他們倆開始想努力振作與疾病對抗。  高雄洗腎中心的護士及醫生總是對他們夫妻倆相當地照顧, 每次的檢查,在靜玟感到十分焦急時, 護士總會在一旁安撫靜玟的情緒,使靜玟冷靜下來, 當靜玟老公感到不耐時,護士也會在一旁加油打氣, 這使得靜玟老公的腎臟疾病逐漸有了好轉, 靜玟得知了這樣的結果,也相當地開心。

靜玟的老公近年來飽受腎臟疾病所苦,
導致他長期去高雄洗腎中心洗腎,
靜玟看見這樣的丈夫總是這樣忍受著病痛,
她也時常為丈夫感到難過與不捨,
起初兩人都對於未來都不太抱持著樂觀,
但在高雄洗腎中心的用心照料以及鼓勵下,
使他們倆開始想努力振作與疾病對抗。

高雄洗腎中心的護士及醫生總是對他們夫妻倆相當地照顧,
每次的檢查,在靜玟感到十分焦急時,
護士總會在一旁安撫靜玟的情緒,使靜玟冷靜下來,
當靜玟老公感到不耐時,護士也會在一旁加油打氣,
這使得靜玟老公的腎臟疾病逐漸有了好轉,
靜玟得知了這樣的結果,也相當地開心。

與高雄洗腎中心一起對抗難關

And Kaohsiung Kidney Center to fight against the difficulties

昕瑀是我從大學以來的好朋友,
年紀還算輕的她,卻因為腎臟疾病所苦,
使她的年輕歲月都待在高雄洗腎中心
儘管她的病情使得她不得不如此,
但每去高雄洗腎中心拜訪她時,
她也總是和平常一樣保持著樂觀開朗。

高雄洗腎中心的醫療人員都相當地親切,
各項的設備以及整體的環境也很舒適,
這或是讓昕瑀可以依然這樣保持開朗的原因之一吧!
雖然她因為腎出了問題不得不在這裡,
起初對於自己的病情跟未來不太樂觀的她,
在高雄洗腎中心的醫生以及護士的鼓勵下,
使得她也開始更樂觀地面對自己的病情,
而她的病情也因這樣或多或少有了好轉。

父親長期在高雄洗腎

Long-term in Kaohsiung kidney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
我的回憶裡父親的背景總是那樣地強大,
似乎好像任何東西砸下去,都不會受傷似的,
但現今歲月已過,父親的身體也逐漸受疾病所苦。

父親長期都待在高雄洗腎
原本我們一家子口都在高雄的,
但去年因為工作的因素,被調到了台北,
我與妻小也一同搬了過去,
起初也打算將父親一塊帶走,
父親則堅持說要留在高雄洗腎
說是因為早已習慣了高雄洗腎中心的環境,
的確這間洗腎中心的設施跟人都相當地不錯,
也都與父親相當得熟了,他們就如父親的朋友般,
儘管多少放不太下心,但在父親的再三保證下,
我們還是將父親留在高雄洗腎了。

 

堅持於高雄洗腎的奶奶

Adhere to Kaohsiung kidney

奶奶這幾年的身體都不是很好,
長年都待在高雄洗腎的她,即使其他家人都在台北,
她也依然堅持要在高雄洗腎,畢竟在這個地方待久了,
她或多或少也對高雄的人事物產生了一些感覺,
儘管待在高雄洗腎,讓我們變得比較難常常下去看她
奶奶也總是笑著說不要緊的,她沒事很好!請放心吧!

或是因為如果她自己也跟我們在台北的話,
要是怎樣了,我們或許都會第一時間擱置手上的東西去找她吧,
奶奶並不希望我們操心於此,
對奶奶來說,自己只想安享晚年於高雄這個她從小到大的環境罷了!

 

洗腎後遺症-被我的生活也是多彩多姿

不是發生在他們的身上,所以他們才能理所當然地說著這一切

自己到洗腎後遺症其實也已經好一段日子了,我好像也習慣這樣的生活,但是其實我一開始的心情也不是這樣,我自己也沒有辦法接受我的生活必須要這個樣子,我也記得我那時候其實情緒很糟糕,甚至我身邊的朋友都因為這樣遭受波及,他們都希望我自己好好的努力,他們都覺得這樣的事情沒有太嚴重,但是我覺得是因為事情不是發生在他們的身上,所以他們才能理所當然地說著這一切,當時我的想法就是這麼極端,畢竟沒有一個人可以去接受生活必須要變成這個樣子,又被我的生活也是多彩多姿,最後變成這個樣子我自己真的也很不願意,可是後來我調適自己的心情,因為我覺得我可以好好的努力,這是我自己的想法,因為不管我怎麼對我身邊的人發脾氣,他們還是希望我可以好好的努力,我才了解其實他們是真的對我很好,他們是希望給我勇氣,希望我自己不要對於人生沒有了信心,也是因為他們這個樣子,我才了解我到底該怎麼做才好,我改變我自己的心情,好好的努力去面對這一切事情。

洗腎原因-生活方式跟以往沒有什麼樣的差別

可是我的心裡卻覺得很難過,因為他必須要面對到這樣的問題

記得那時候接我的老公去洗腎原因的時候,他告訴我叫我好好的等待她,其實每一次他去洗腎的時候,我的心情都很糟糕,甚至我是真的很心疼她,因為我真的覺得我的老公太辛苦了,他的壓力是真的太大了,我自己也真的很捨不得他,但是卻不知道應該怎麼幫助他才好,我只能在他的身邊陪伴她照顧她,雖然他的生活方式跟以往沒有什麼樣的差別,可是我的心裡卻覺得很難過,因為他必須要面對到這樣的問題,老公從以前壓力就真的很大,這些事情我都了解,我也很想要替他分擔,但是我卻沒有辦法幫助他什麼,這一點也是我覺得很對不起他的地方,最後他的生活變成這個樣子,我卻什麼事情都沒有辦法做,我覺得自己很沒用,但是我的老公要我自己不要在意這麼多,他跟我說所有的問題都是因為他沒有好好照顧自己,所以才會讓自己的生活變成這個樣子,我知道我的老公在安慰我,因為他不希望我因為這樣而情緒受影響,他就是一個這麼善良的人,所以才會讓我自己更加的捨不得,因為我知道他的壓力有多麼的大,我也知道其實他的心情比我還要難受,可是他卻選擇安慰我。

高雄洗腎-他為了我做的付出真的太多了

我很心疼我的爸爸這個樣子,他為了我做的付出真的太多了

當時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的爸爸每段時間都必須要去高雄洗腎,甚至那時候我還以為他是去高雄遊玩,還因為這樣對他發脾氣,問他為什麼沒有找我一起去,後來我的媽媽才偷偷告訴我,其實我的爸爸都是去洗腎,那時候我還很難過,因為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爸爸不願意告訴我,後來我的媽媽才真正的告訴我說,爸爸不想讓我擔心,所以希望我可以假裝不知道,我很心疼我的爸爸這個樣子,他為了我做的付出真的太多了,我也知道他真的很愛我,我覺得很對不起他,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現在我只能盡力做好自己的本分,不要再讓我的爸爸擔心我,因為我真的很捨不得我的爸爸,既然我的爸爸希望我什麼都不知道,所以我就開始假裝自己真的什麼都不知道,雖然這樣的情緒是很糟糕的,可是我卻覺得這樣的選擇,我也知道這樣子對我們彼此都好,因為我知道這是爸爸想要的,知道我的爸爸生活過得這麼痛苦之後,我也不會再無理取鬧,因為我希望他可以清楚的知道,我是真的很愛他,我會陪伴在他身邊。

洗腎後遺症-憋尿對女生來說是真的不好的行為

並不是說可以去上廁所就上廁所,這一點我從以前就一直跟他說

一開始自己根本就不了解洗腎後遺症,可是當我的女朋友碰到這樣問題之後,我開始努力的去了解每一件事情,因為我真的很捨不得我的女朋友,我的女朋友其實現在也才27歲而已,可是他就面臨到洗腎的問題,是因為他的工作問題必須要長時間的戰爭,而且並不是說可以去上廁所就上廁所,這一點我從以前就一直跟他說,不要再這個樣子了,憋尿對女生來說是真的不好的行為,但是他說這些是他逼不得已的,他也很喜歡他自己現在的這一份工作,所以要求我支持他,我沒有辦法繼續反駁他,因為他說這是他自己喜歡的,當時我也是很懊惱,也不知道到底應該怎麼做,可是最後我還是選擇不再去說服他,因為我知道這是他自己想做的事情,可是最後的女朋友變成這個樣子,其實我的心裡真的很難過,我也真的非常的捨不得,所以我開始了解有關於學生的問題,我才知道其實真的很痛苦,只要想到我的女朋友未來,我恨不得希望這些事情是發生在我自己身上,一個女孩子必須要承受這樣的事情,不管是心靈上,或者是肉體上,我自己真的無法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