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term in Kaohsiung kidney

父親長期在高雄洗腎

Long-term in Kaohsiung kidney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
我的回憶裡父親的背景總是那樣地強大,
似乎好像任何東西砸下去,都不會受傷似的,
但現今歲月已過,父親的身體也逐漸受疾病所苦。

父親長期都待在高雄洗腎
原本我們一家子口都在高雄的,
但去年因為工作的因素,被調到了台北,
我與妻小也一同搬了過去,
起初也打算將父親一塊帶走,
父親則堅持說要留在高雄洗腎
說是因為早已習慣了高雄洗腎中心的環境,
的確這間洗腎中心的設施跟人都相當地不錯,
也都與父親相當得熟了,他們就如父親的朋友般,
儘管多少放不太下心,但在父親的再三保證下,
我們還是將父親留在高雄洗腎了。